CHINESE  INSTITUTE  OF  COMMAND  AND  CONTROL

能戰止戰,科技強軍——《100個人的中國夢》

發表時間:2020-02-24 00:00
我的科技強軍夢——能戰止戰 科技強軍

劉戟鋒

\

    軍事是一個國家實力的基礎,歷史已經反復證明這一點。弱兵則國危,無兵則國亡,早已驗之於古,證之於今。凡大國,必有強兵,古今中外,無一例外。“能戰方能止戰,準備打才可能不必打,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。”這是習近平主席站□在歷史、現實和未來的交匯點,對戰爭與和平的辯證法做△出的哲學概括。


  戰爭是為了和平,如果沒有堅強有力的軍事實力做後盾,和平的陽光就會變得暗淡。怎樣才能實現我們的強軍夢?這是我們軍事科技工作者肩上永遠的責任。

  我腦海中永●遠印著這樣一幕:

  1981年8月3日,北京,國防科委□ 大樓。時任國防科委副主任的錢學森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,在他的辦公室接見了我們。被接見者一共6人,除了帶隊教師劉建統,我們5人都是國防科技大學政治師資班自然辯證法專業的學生。

\

  這次談話的一個主題,就是關於國防科技發展問題。錢老認為,國防科技大學不能滿足於追尾巴、照鏡子,即別人發展什麽,我們就跟著發展什麽;別人有什麽,我們就¤發展什麽。而是要獨辟蹊徑地開拓新領域和新方向。正是受錢老這次談話的影響,我們留校任教後,逐步形成了致力於科技強軍興國的夢想,幾十年來始終堅持對國▓防科技發展戰略的探索『,不遺余力地宣傳貫徹錢老的國防科技發展思想。

  33年過去了,我們從理論和實踐中總結出科技強軍的發展之道,概括地說,可稱為“三理匯聚”,即在戰爭中物理、生理和心理技術的融合和匯聚,針對的是人的三種存在狀態:物理存在、生物存在和精神存在。

  首先,使用物理手段作戰,是人類自古至今基本的作戰方式。戰爭,作為人類社會最激烈、最殘酷、最普遍的現象,由於事關∮利益集團的生死存亡,從一開始,就與科學結下了不解之緣。而從古至今的戰爭演變,就其應用科學的範圍而言,都可以稱作物理戰。這不奇怪,自阿基米德以來,人類大部分重大科學技術成果,從杠〗桿原理、浮力定律、磁針指北,到哥白尼日心說、伽利略落體實驗、開普勒行星運動三定律、牛頓力學、光學、物質不滅定律、麥克斯韋方程、相對論革命、量子力學、地質力學、宇宙理論等,無一不主要出現在物理領域。物理學獨占鰲頭,一直引領著其他科學的發展,也深刻地影響著社會變革。

  正是物理學的興盛發展,也正是物理學成果在軍事領域的廣泛應用,推動著戰爭手段的急劇ぷ更新,催化著戰爭思想的激烈交鋒,影響著戰爭體制的深刻變革,引導著戰爭模式的火速演進。

  所謂物理戰,主要有三重含義:其一,戰爭應用的知識主要是物理知識;其二,戰爭研發的手段主要是物理手段;其三,戰爭對人體造成的創傷主要是物理創傷。

\

  物理戰盡管∩勢所必然,但對其進行檢視,可以發現它已面臨一系列困境。

  一是作戰對象偏轉。各種兵器本來≡是針對人體的,但試看今日琳◤瑯滿目的穿甲彈、破甲彈、鉆地彈以及反衛星武器、反導彈武器,它們的直接打擊對象都是物體,而非人體,這是有違戰爭初衷的。至於當今各國熱衷的兵器無人化,則無疑只會在自然空間上演一場類似網絡空間的“戰爭遊戲”。按照這一思路,未來戰爭將成為機器的博弈,最終將成為純粹的經濟博弈。

  二是作戰時空受限。在現代科技進步條件下,局限於物理時空顯然是不夠的。正因如此,美軍才在已知的陸、海、空、天、電(物理域)基礎上,提出“認知域”(心理域)的概念,試圖實現所謂的“感知操縱”。而在傳統的物理戰概念框架中,兩支軍隊一旦交火,就是進入戰爭狀態,而沒有硝煙,就是和平,“戰”、“和”界限清晰。這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也是形而上學在戰爭領域的表現。

  最後是作戰費用飆升。據估算,僅僅從殲滅一名敵兵的成本來看:拿破侖時期需花費3000美元,第一次世界大戰上升到2.1萬美元,二戰時為20萬美元,朝鮮戰爭時為57萬美元,馬島之戰時為285萬美元,伊拉克戰爭高達600萬美元。這樣的戰爭實際上已成了貴族式的決鬥,也是物理戰的必然結果。

  當然,曾經盛行了數千年的物理戰符合人類的認識規律,也符合科學的發展規律,符合戰爭的發展規律。我們分析物理戰所面臨的三大困境,旨在說明,裝備的發展,要有更寬廣的視野,才能避免步人後塵,達致人無我有、人有我優的理想目標。

  其次,人是一個生物存在,通過對生物的研究,才有了我們今天的生理學或生物學,而生理學和生物學,也為軍事鬥爭增添了新的概念和手段。

\

  1996年,車臣頭目杜達耶夫被炸身亡。這一事件被說成是顯示精確制導武器巨大威力的典型案例。但我們討論後認為,目前人們所津津樂道的精確制導,其實都是物理信息制導,根據的是目標的光、熱和外形等物理特性,因而打物理目標時,是精確的,但用於打人體目標,特別是要把不同的人如軍人和平民區分開來,進行有選擇的打擊,就不可能精確;只有生物信息制導,才能確保對不同人群和不同個體的選擇性攻擊,精確而有效。

  20世紀下半葉以來,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已呈現出多方稱雄的局面,物理學也早已不是一枝獨秀。在自然科學領域,天文學、地理學、生物學和醫學狂↓飆突進,特別是現代生物科學及其技術發展,已將認知的矛頭直指人類進化黑箱,引起社會的廣泛關註:從20世紀上半葉孟德爾遺傳學的再發現,50年代中葉DNA雙螺旋體結構的解讀,到20世紀下半葉克隆技術、轉基因技術的問世,最後到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出臺,現代生物科學與技術正以日新月異的強勁勢頭,迅速崛起在人類文明的前沿舞臺卐。現代科學技術的興盛和繁榮,必然引起科學與戰爭關系的改弦更張,依舊固守物理學的做法,一味服從思維的習慣和定勢,必然是機械論在軍事領域的翻版。

  生物科學的發展,不可能不被軍事運用。戰爭的基本目的是消滅敵人、保存自己,拼裝備、打金錢只是手段ζ ,如果某種武器的使用能避開與敵方武器的對抗,而直接造成人體的傷亡,那麽,拼裝備也就失去了任何意義。物理學著眼的是能量的開發,它應用於Ψ 戰爭,導致的也只能是能量的抗衡,核武器可謂是這一思路的極致。與之不同的是,生物學著眼的是生命奧秘的解讀和破譯,它應用於戰爭,可直接作用於人本身。這也就與戰爭的基本目的能夠很好地吻合。

  生物技術的軍事應用,必然產生基因武器。與以往人類使用的武器相比,基因武器的特點在於:殺傷力大,成本極低;產量極高而生產規模小;沒有輻射難以檢測;沒有硝煙而被殺時並不知道;沒有特殊傷口而極難及時搶救;沒有特殊標記而極難隔離;只要戰場上需要,隨時都可以使用。所以國外也有人把基因武器稱作“末日武器”、“生物原子彈”。

  盡管生物武器與化學武器一樣,因為殺傷的非選擇性而受到國①際公約禁止,但在目前這個世界局勢動蕩不安、恐怖主義和種族清洗死灰復燃的時代,誰對濫用人類基因組知識的行為都不會掉以輕心。鑄造維護本國家和本民族生存安全的基因盾牌,才能有效地防患於未然。

  最後,人還是一個精神存在,因而才有心理和精神領域的種種爭奪。

  事實上,人類戰爭伊始,就存在物理戰和心理戰兩種基本的作戰樣式。與物理戰的〓物理破壞不同,心理戰是運用物理手段所承載的信息,攻心奪氣的一種作戰方式,目的是造成對方的精神屈服。正如動物之間為爭奪食物、領地,總是先怒吼咆哮,以示警告,萬不得已才直接打鬥。心理戰從一開始就屬於純粹的信息戰,物理戰則是心理戰失效後的無奈選擇。或可曰,世有物理戰卐則必有心理戰,心理戰常有而物理戰不常有。

  但是,由於人類在技術領域的開發,是材料技術、能源技術先行,信∩息技術滯後,所以,心理戰作為信息戰的一種樣式,發展極其緩慢。在人類數千年文明史上,心理戰手段一直停留在手工作業的自然狀態。直到20世紀以來,隨著信息技術的興起,這一狀況才發生根◣本改觀。

  在國外,關於心理戰也有各種不同的指稱,如外交戰、語言戰、媒介戰、思想戰等。美國國防部前部長科恩曾經說過:“運用武力從來都不可能贏得人們真心的支持,那神奇的電影魔力和多媒體技術遠比軍隊更能深入人心。”看過電影《盜夢空間》嗎?通過電腦影響人腦,進而改變決策者的思維方式,這已不是純粹的科學幻想,而是正在成為現實。BCI(Brain Computer Interface),即腦機接口技術,一種立足物理、生理、心理三理匯聚,連接人腦和電腦的技術手段,已經獲得眾多實驗結果的支持,一旦用於軍事,未來的戰爭場景將會怎樣?人們盡可想象。

\

  總之,放眼當今時代,武器裝備的發展在能量釋放、殺傷精度和打擊距離等維度上已逼近物理極限。大國之間,尤其是核大國之間的大規模物理毀滅的可能性日益降低,但另一方面,以尖牙利爪的物理裝備為後盾,圍繞意識形態較量的輿論戰、心理戰、法律戰的準備和實施,卻在不動聲色地全方位展開,且日趨激烈,必將左右大國命運的未來。進入21世紀後,中亞、北非一系列國家發生的所謂“顏色革命”,正說明現代國家之間競爭和較量的重心已然發生轉移,顛覆模式已然發生改變。隨著信息技術應用大潮以排山倒海之勢,從物理域向生理域、心理域拓展和蔓○延,我們正在經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之大變局。早在2500多年前,中國偉大的軍事思想家孫子就指出,不戰而屈人之兵↓,上之上者也。後來的兵家則將此思㊣ 想概括為心戰為上,兵戰為下,攻心為上,攻城為下。由此看來,物理戰只是初步的、基礎的,當然也是必要的。著眼積極防禦,融合、匯聚物理、生理、心理技術,強化“能戰”,追求“止戰”,那才是人類戰爭的最高境界,也是我們強國、強軍的夢想所在。

\

來源:心讀天下


版權所有:大发棋牌官网登录     京ICP備14022516號-1
會員登錄
登錄
其他帳號登錄:
留言
回到頂部